聚星娱乐
  • 聚星娱乐
最新消息
聚星咨询

女主播回应"19岁小伙5天打赏21万":不可能退钱

来源:聚星平台-聚星注册-聚星平台开户作者:admin

这几日,19岁小伙李达5天打赏女主播21万的消息,被网友热议。

11月1日夜里,被打赏得最多的女主播心儿终于回应了。她说,“不可能退钱,直播是我的工作。”

自2016年至今,李达与父母蜗居在济南二环高架旁一间不足三十平米的小屋里,月租270元。今年7月,父母将26万元购房首付款转入李达的账户。9月底,这笔钱即被他打赏一空。

因为这笔钱,李达成为了直播平台“酷我聚星”里挥金如土的“公侯”。从低级别玩家,到现在的“大佬”,他只用了四五天的时间。而在现实里,李达的工作并不稳定,月入千余元。

在红星新闻报道这一事件后,千余名网友,通过多种途径,在酷我聚星平台上,找到了心儿的直播间,并在留言区发表意见。甚至,在心儿不开直播时,也有上百网友聚集在直播间内,持续刷礼物,或参与讨论。几天下来,心儿又被打赏了4千余元。

▲在此事被报道的当晚,心儿的直播间访客超过一万人,大家都在讨论李达的这个事情

就在此事发生后,李达被检查出中度抑郁、智商75,然后家属以低智为由与酷我聚星的客服数次沟通,希望平台能退回打赏费。数日前,酷我聚星直播平台方面已收到李达的诊断结果。当时,该平台工作人员回复家属,分析报告上并无医院公章,因此建议加盖公章后再次递交。此后,李达的家属再次提交证明。但截至目前,仍无结果。

酷我聚星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“ 该事件正在进一步核实中,暂时还没有处理结果。”

李达家属到底能否要回打赏费?北京师范大学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、教授刘德良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,“在法律中,不是按智商来判断,是按年龄来判断的,这需要法官根据经验,和司法鉴定的结果,来判断这个人到底是完全行为能力人还是限制行为能力人。”

“我想找个有能力的人,没错吧”

11月1日,心儿在直播间里,发布了一则《声明》。她说,自己只是一个安静唱歌的主播,而李达是她的超级粉丝。8月,李达首次进入她的直播间,说了句,“小姐姐好漂亮,一开始就喜欢你。”

后来几天,心儿看到,在平台头条上,几乎全是李达。

▲心儿在直播间发出的声明(部分)

红星新闻记者在该直播平台上看到,所谓头条,只是直播间页面右上方的一个简单图标,名为“占领头条”。哪个用户打赏最多,他的头像及打赏详情,就会以弹幕的形式,在全平台每个直播间上方滑过,然后停留180秒。某用户占领头条期间,其他用户可以抢占头条,也即,需比前者打赏更多。而打赏的礼物价值,几百、几千元不等。

心儿回忆,一次,李达到了她的直播间内,“二话没说,就给我刷了很多礼物。”

“直播是我的工作。”她说,粉丝刷了那么多礼物,一般要求加微信,李达也是。添加后,李达告诉心儿,自己是公司老总,家里有矿,开着什么什么车,准备买玛莎拉蒂。

▲在李达提供的聊天记录中,李达对心儿自称“老总工作忙”

他俩又为何会成为李达口中的“恋人”关系?

心儿称,李达自称是某款游戏的代练,“我和他打了一两次游戏,他打得确实好……那几天,他又狂刷礼物,全是头条,一刷就是上千。让人确认了他的身份。”

心儿承认,“我作为一个单身女孩子,想找个有能力对自己好的人,没错吧?从一开始他就隐瞒自己的身份,追求我,我错在了哪里?”

她说,自己所做的一切是正当的,“如果李达条件不好,私下跟我说这些事情,可能是另一种结果,我可能发发善心给他退了钱。但现在不可能了,我每天承受着很大的压力,(遭受到)铺天盖地的谩骂,仿佛都是我的错。”

“主播提成很少”

李达到底给心儿打赏了多少?这个也是关注的网友讨论得最多的问题之一。

红星新闻记者在心儿的账号信息中看到,在酷我聚星共计50级主播的等级体系中,之前的“小星主”心儿已16级,达到了“6皇冠”,距离“7皇冠”仍需获得打赏3.4万元。截至目前,心儿共获打赏近21万元。

李达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其中,他打赏得最多,约占90%,即18.9万元。

不过,心儿直言,“主播提成很少。”

2017年3月,《法制日报》曾从直播行业相关人士处了解到,扣除其他各种提成,及8%的个税,网络主播拿到手的提成约35%。

李达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“不打赏,她就不搭理我”,在隐约感觉自己被骗后,他曾几番试探,最终,在直播间里,心儿将他拉黑。这些天,两人再没联系过。

而心儿却称,之后,李达不再打赏她时,她也没拉黑他。

红星新闻记者曾多次拨打心儿的电话,并发送短信,表达采访诉求,但均未获得回复。

心理咨询师:直播平台的设计针对人性弱点

针对这一事件,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张兴钊接受了红星新闻记者的采访。

张兴钊分析称,沉迷网络的青少年,大多在现实中,工作、生活或学习等并不如意,不被周围人重视,没有太多价值感或存在感。同时,他与父母、亲朋好友等关系一般或较差,没有知心人。生活中多数感到孤单或无聊,特别需要情感寄托。

他认为,直播平台的设计,基本上都是针对人性的弱点。人格健康程度越低,心理越脆弱时,越容易中招。直播平台上,级别越高,会有更多特权。比如,高级别用户,进入直播间,可以有特别明显的刷屏欢迎语、坐豪华跑车入场等特效。有些为主播“守护”的,还可以有禁言别人,或将别人踢出直播间等特权。

这些设置无一不是满足了人的攀比、求胜、虚荣、特权等心理,也多是现实中无法满足的需求,而且这种需求的满足,是明确的,及时的。只要”砸钱”,立马就可以实现。而现实中,很多情况比较复杂,具有不确定性,滞后性。即使付出了很多,也不见得有回报,或立即有回报。

张兴钊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直播平台在一定程度上,满足了用户情感、欲望与亲密关系的需求。主播大多装扮时尚,满足了人的审美需求。同时,他们会故意说一些非常私密、温馨的话语,用聊天、唱歌、跳舞等才艺,甚至用性暗示来“撩”直播间的访客。这些都满足了访客的情感、陪伴以及性等方面的需求。

他说,直播多在晚上进行,夜深人静,寂寞感会更加强烈,访客又多是单身。

他们与女主播,通过互动,越来越熟悉,聊天的尺度也愈加开放,甚至可以谈一些现实中不敢对异性讲的情色话题,慢慢就越容易形成情感依赖,打赏也就越来越越容易。部分人刷高价礼物后,主播通常会添加其私人微信,并频繁发自拍或色情影像。主播或会亲昵地称对方为老公、老婆、死鬼等,增加对方对平台的黏着度。

张兴钊分析称,李达过度沉迷直播打赏,且金额较大,实际上是给出了一个信号,他可能在亲密关系等方面出现了问题,不能很好地适应现实生活。家人需要帮助他在现实中重建信心和价值感,完善社会支持系统。最好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